当前位置

首页> 皮日休>>鲁望昨以五百言见贻过有褒美内揣庸陋弥增愧

鲁望昨以五百言见贻过有褒美内揣庸陋弥增愧

作者:皮日休

原文:

三辰至精气,生自苍颉前。粤从有文字,精气铢于绵。
所以杨墨后,文词纵横颠。元狩富材术,建安俨英贤。
厥祀四百余,作者如排穿。五马渡江日,群鱼食蒲年。
大风荡天地,万阵黄须膻。纵有命世才,不如一空弮。
后至陈隋世,得之拘且緛。太浮如潋滟,太细如蚳蝝。
太乱如靡靡,太轻如芊芊。流之为酉句□,变之为游畋。
百足虽云众,不救杀马蚿。君臣作降虏,北走如犭联猭。
所以文字妖,致其国朝迁。吾唐革其弊,取士将科县。
文星下为人,洪秀密于緶。大开紫宸扉,来者皆详延。
日晏朝不罢,龙姿欢车身车身。于焉周道反,由是秦法悛。
射洪陈子昂,其声亦喧阗。惜哉不得时,将奋犹拘挛。
玉垒李太白,铜堤孟浩然。李宽包堪舆,孟澹拟漪涟。
埋骨采石圹,留神鹿门埏。俾其羁旅死,实觉天地孱。
猗与子美思,不尽如转辁。纵为三十车,一字不可捐。
既作风雅主,遂司歌咏权。谁知耒阳土,埋却真神仙。
当于李杜际,名辈或溯沿。良御非异马,由弓非他弦。
其物无同异,其人有媸妍。自开元至今,宗社纷如烟。
爽若沆瀣英,高如昆仑巅。百家嚣浮说,诸子率寓篇。
筑之为京观,解之为牲牷。各持天地维,率意东西牵。
竞抵元化首,争扼真宰咽。或作制诰薮,或为宫体渊。
或堪被金石,或可投花钿。或为舆隶唱,或被儿童怜。
乌垒虏亦写,鸡林夷争传。披揭覆载枢,捭阖神异键。
力掀尾闾立,思轧大块旋。降气或若虹,耀影或如残。
万象疮复痏,百灵瘠且□。谓乎数十公,笔若明堂椽。
其中有拟者,不绝当如綖。齐驱不让策,并驾或争骈。
所以吾唐风,直将三代甄。被此文物盛,由乎声诗宣。
采彼风人谣,輶轩轻似鹯。丽者固不舍,鄙者亦为铨。
其中有鉴戒,一一堪雕镌。乙夜以观之,吾君无释焉。
遂命大司乐,度之如星躔。播于乐府中,俾为万代蠲。
吹彼圆丘竹,诵兹清庙弦。不惟娱列祖,兼可格上玄。
粤予何为者,生自江海壖。騃騃自总角,不甘耕一廛。
诸昆指仓库,谓我死道边。何为不力农,稽古真可嘕。
遂与袯襫著,兼之笞笠全。风吹蔓草花,飒飒盈荒田。
老牛瞪不行,力弱谁能鞭?乃将耒与耜,并换椠与铅。
阅彼图籍肆,致之千百编。携将入苏岭,不就无出缘。
堆书塞低屋,添砚涸小泉。对灯任髻爇,凭案从肘研。
苟无切玉刀,难除指上胼。尔来五寒暑,试艺称精专。
昌黎道未著,文教如欲骞。其中有声病,于我如舌延舌单。
是敢驱颓波,归之于大川。其文如可用,不敢佞与便。
明水在稿秸,太羹临豆笾。将来示时人,猰貐垂馋涎。
亦或尚华缛,亦曾为便嬛。亦能制灏灏,亦解攻翩翩。
唯思逢阵敌,与彼争后先。避兵入句吴,穷悴只自跧。
平原陆夫子,投刺来翩跹。开卷读数行,为之加敬虔。
忽穷一两首,反顾唯曲拳。始来遗巾帼,乃敢排戈鋋。
或为拔帜走,或遭劘垒还。不能收乱辙,岂暇重为篿。
虽然未三北,亦可输千鐉。向来说文字,尔汝名可联。
圣人病殁世,不患穷而蹎。我未九品位,君无一囊钱。
相逢得何事,两笼酬戏笺。无颜解媮合,底事居冗员。
方知万钟禄,不博五湖船。夷险但明月,死生应白莲。
吟余凭几饮,钓罢偎蓑眠。终抛岘山业,相共此留连。

翻译及赏析:

鲁望昨以五百言见贻过有褒美内揣庸陋弥增愧所属专题: 本文《鲁望昨以五百言见贻过有褒美内揣庸陋弥增愧》链接:https://www.shidaquan.com/shi187268